站内搜索: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English | 中国科学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传媒扫描
【苏州日报头版】一位有人格魅力的专家型领导——记中科院苏州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研究所所长唐玉国(下)
发表日期: 2016-09-13 作者:
打印 文本大小:    关闭
  □苏报记者周建越

  唐玉国立志打造中国生物医学工程的“航空母舰”,令业界尊敬。这份尊敬源自他勇挑重任的担当、别具一格的创新思路,也源自他独特的人格魅力和他的家庭为这项事业做出的奉献。

  只要年轻肯学就是块“料”

  苏州医工所筹建时,人才储备严重不足,要想开展项目谈何容易。唐玉国认为年轻人敢闯敢干、有创新精神。在科研方面,他放手让年轻人去干。“只要年轻肯学,都是块好料。”他总这么说。
  两年前,医用光学室一课题组长面临退休,组里面的其他成员都比较年轻,一时还接不上。一旦组长退休了,课题组就要解散。但年轻组员们向心力非常强,大家都希望继续一起工作。
  对此,唐玉国破天荒地同意:“给你们两年时间的锻炼机会。”事实证明,当初没解散课题组是对的。现在该课题组完成了不少产品的成果转化。该课题组副研究员董宁宁说:“如果唐所长不给我们这些年轻人支持,就没有今天这样的良好局面了。”
   苏州医工所每年会拿出经费鼓励年轻人到境外学习进修。在提拔年轻人方面,唐玉国慧眼识才,用人不疑。而每逢重要节假日,他又总会询问所里年轻人的休假情况:“要出去转转,劳逸结合嘛!” 郭宇征,北京大学本科生,剑桥大学的博士,在哈佛医学院做研究。唐玉国为了引进他,联系到哈佛大学提出联合培养。但好事多磨,因课题方向不一致,很长时间也没成果。 但唐玉国没放弃,几年中一直与他保持联系。去年底,这位博士后提出了一个与苏州医工所研究方向相吻合的课题。很快,该课题就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科研价值。 “唐所长引进人才的思路与一般人不一样。”江苏省医用光学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熊大曦说,今年3月,他们去美国硅谷,想引进一个优秀人才。唐玉国非常明确地告诉对方,要求进行实质合作,即便不要那个专家回国,也一定要让对方在硅谷为苏州医工所提供资源,成为该所的海外技术转移中心。 这样的“放鱼”式合作,让熊大曦们有些诧异,因为,之前从没有见过这种合作方式。但实践之后确实得到了实质性益处,“这让我们几个共同和他谈合作的人,都不禁对他竖起了大拇指。”熊大曦说。 不仅引进个人,还引进团队。郑岷雪团队2014年从美国硅谷被引进到苏州医工所。当时这个团队对国内情况不熟悉,唐玉国动用自己多年积累的资源,带领该团队逐一拜访业界专家。这让郑岷雪团队非常感动。 在唐玉国努力下,现已有十多位中科院专家陆续从美国、欧洲等地来到苏州医工所。不少国际顶尖团队也被唐玉国“挖”到了苏州,其中还包括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和其团队。
  唐玉国说:“虽然条件有限,但我们会尽最大能力为人才创造好科研和生活环境,让他们能在青山绿水间一心一意搞科研。”

  “学科交叉”更能碰出科研火花

  “你们这个东西有没有使用价值?”
  2014年9月的一天,中科院生物医学检验技术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周连群向唐玉国汇报传感器研究进展情况。让周连群没想到的是,唐玉国一开口就把研发人员问懵了。
  原来,周连群等人研发的传感器,虽然高端,但离老百姓、离市场还有距离。唐玉国说:“作为中科院下属的研究所,你研发的东西,必须既有国际水平,还能服务老百姓。”他建议,把这项研究与甲醛检测联系起来。这让大家茅塞顿开。于是,在不久之后苏州医工所就诞生了拥有完全知识产权、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甲醛测试仪“健康果”。
  走进苏州医工所成果转化公司,可以看到,这个“健康果”像台小电子钟,它测甲醛响应时间只需1秒钟。现专业用户使用的英国PPM公司甲醛检测仪市场售价在1万元以上,而苏州医工所研制的“健康果”市场价不到400元。对比测试结果,“健康果”检测精度高、响应快、线性输出稳,各指标均达到国际水平。
  “创新,不仅仅在科研高端,能让高端的科技服务于大众,这本身也是创新。”唐玉国说。今年,这个项目已完全市场化。准确的项目定位,彻底激活了研发传感器的科研团队。“我们唐所长特别有战略眼光”。该所医用光学室副主任张运海说,那一年,唐玉国赴美国考察后,立马在一批实验室里设置了比较尖端的显微镜。
  在当时这种看似“超前”的做法让很多人不理解。张运海说:“现在看来,唐所长的做法是有远见的。就在医工所布局完成尖端显微镜研发方向后,当年超分辨显微光学领域就出了诺贝尔奖,充分证明了他的眼光。”
  要领导好一个所,身为所长的唐玉国,并非都懂,但他非常好学。
  有一次,唐玉国在看完磁共振方面的书后,马上找到所里磁共振方面研究人员讨论。他问:“人躺着和立着有什么区别吗?”研究员说:“躺着脑血流不一样。”唐玉国又紧接着问:“那为什么不能做立式的磁共振呢?”
  他的这一发散性的提问,让研究员眼前一亮,并向德国慕尼黑工大神经科的教授开展咨询。不久,又一个关于磁共振方面的项目研发开始了。

  工作要先感动自己再感动别人

  做好一个专家型的领导,同样离不开家人的支持。唐玉国的妻子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放弃了大学院长的职务。
  唐玉国的夫人王丽荣说:“我与唐玉国是大学同学。”其实,这夫妻二人都是各自领域的学科带头人。苏州医工所在苏建设8年,两人一个在苏州、一个在长春,分居两地6年。
  为更好地支持唐玉国,2014年,王丽荣毅然辞去了长春大学电子信息工程学院院长的职务、推掉了多个科研课题,来到苏州大学做起一名普通教授。
  在王丽荣眼中,唐玉国最大的性格特点是大气而又有些执拗。“说句实话,我在家乡事业发展得不错,还担任了市政协委员,在业内也算小有名气。但我更清楚他只会工作,不会照顾自己,为了支持他我放弃了这些,来苏州重新开始。”
  王丽荣说,唐玉国是个非常勤勉的人,每天四五点起床处理邮件,忙个不停,又不注意自己身体。他有心脏病,可总不肯好好休息。那年,他心脏病犯了,心脏检测的一个数据,别人正常值在几百下,他的那个数据高达几万下。就是住院期间,他还是每天要打电话询问所里工作进展情况。
  “在我看来,他做所长与不做所长最大的区别是半夜老说梦话。有几次我都被他的梦话吵醒了,他特别激动地举起手挥舞着说‘这个事情你要这样做啊!要这样做!’有时我都看不过去了,跟他说让他自己放松一点,但他常常在私下里跟我说,工作要先感动自己,再感动别人。我的这个位置,就是要为国家科技进步多做点事情。”王丽荣说。
  在唐玉国父母的眼中,他永远是5个子女中的老大,4个弟弟妹妹都是他来照顾。
  唐玉国的真诚与善良,许多人记忆深刻。
  两年前,唐玉国曾经工作过的长光所里,后勤员工老郭患了尿毒症。唐玉国立马从苏州打电话给朋友,请他们代他拿5000元去探望这位只有一面之缘的老员工。
  对于医工所未来的发展,唐玉国更是信心满满。“我想,未来,苏州医工所要打造一个医生的‘众创空间’。让医生带着设想到我们的工程‘众创空间’,只有医务人员与科研人员密切合作了,才能更多地创造出受欢迎的医疗产品,”唐玉国说,“我的梦想是,前面一个大学,后面一个医院,中间有个研究所,让中国的医疗事业快快发展,造福更多的普通百姓!”
附件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苏州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研究所 Copyright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12-69588000 传真:0512-69588088 E-mail:office@sibet.ac.cn
地址:苏州高新区科技城科灵路88号 邮编:215163
您是第:位访问者
官方微信扫一扫